欢迎访问海南新闻报  今天是 2024年04月25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著名作曲家谷建芬:80岁时丈夫邢波和女儿接连去世,如今还在写歌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

相信大多数人都听过这首歌,而且小时候也必定学过这首歌,这首歌曲用最朴素的曲调和歌词,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深切地感受到了中国式乡村的人文情怀。

这首歌是由我国著名作曲家,被称为中国“音乐教母”的谷建芳老师创作的,

除了这首歌曲以外,我们熟悉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歌声与微笑》、《思念》、《烛光里的妈妈》等等这些歌曲,都是她的作品。


一生都在为音乐奋斗和努力的谷建芬,她这一生,创作了将近千首歌曲,也培养了无数的音乐人。

例如我们熟悉的歌手毛阿敏就是她的徒弟,而那英等人也都是在她的帮助下走红起来的。

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曾在一年内丧夫又丧女的她,却一度抑郁到差点放弃音乐!

事业上顺风顺水的她,生活中到底都经历了怎样的挫折和坎坷?经过接二连三的打击之后,她如今过得怎样了?


早在20世纪30年代初,谷建芬的父母就跟随老乡一起到日本谋生,直到1941年才回到国内发展。

因此1935年出生的谷建芬虽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可她却是在日本大阪出生的,6岁那年才跟随父母回到了中国。

刚回到国内的时候,谷建芬还经常吵着对她母亲说:“妈妈,我要回家。”

每当这时候,她的母亲都会一脸严肃地对她说:“这里才是我们的家!”


回到中国后,他们一家人定居住在了辽宁大连,谷建芬在这里完成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习和生活过程。

和身边的小伙伴们不同,其他人都喜欢奔跑在乡间田野,谷建芬却从小喜欢音乐,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歌声能给我带来美好,就像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她这一生基本上从来没有离开过音乐。


15岁那年,她在父母的同意下报考了大连的旅大文工团,在文工团担任的是钢琴伴奏。

在这里,她遇到了她这一生最爱的男人,这个男人便是她的丈夫邢波。

邢波原名叫邢忠诚,在大连出生和长大,他比谷建芬大3岁,早在两年前就考进了旅大文工团。


和谷建芬不同,邢波从事的并不是音乐工作,他是一名演员,当时在文工团从事舞蹈演员的工作。

因为经常合作的关系,他们两人很快就从同事变成了朋友,最后从朋友变成了恋人。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邢波还特意将一本深蓝色的布面笔记本当作定情礼物,送给了谷建芬。


为了能够学到更专业的音乐知识,谷建芬后来报考了沈阳音乐学院,拜师到了霍存慧和寄明的门下,这两人都是我国著名的作曲家,其中寄明创作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首歌,还成为了中国少年先锋队的队歌。

在两位名师的教导下,谷建芬从最初对于音乐的懵懂和好奇,慢慢变成了向往和追求,她希望能和两位老师一样,能成为优秀的作曲家。

通过不断努力和虚心学习,音乐成绩突飞猛进的她,很快便成了同一届学生中的佼佼者。


后来从音乐学院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了国家级歌舞团“中国歌舞团”工作,负责的是歌舞团的舞蹈音乐创作工作。

与此同时,她的男友邢波也因为表现出色,从文工团调到了中国歌舞团发展,纵然两人走的路线不同,可兜兜转转之下,他们依旧还是在一起工作。

工作期间,两人一直相互陪伴和鼓励,两人的工作很快就步入了正轨,而感情越来越深的他们,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然而还没等他们两人开始筹备他们的婚礼,却因为谷建芬小时候是从日本回来的,被下放到江苏的农村参加劳动。


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谷建芬不仅要被迫放弃音乐,她还要和她心爱的男人邢波被相隔两地,可能是害怕邢波受到自己的牵连,前往山东之前谷建芬对他说:“要不我们分手吧?我这一去,不知道得待到什么时候。”

邢波却坚定地对她说:“无论你在那边待多久,我都会一直等你,我愿意和你承担未来的风雨,这辈子我就认定你一个人了!”

看到邢波说得这么认真,谷建芬既开心又难过地前往了农村参加改造。


在她下乡劳动的这段时间里,谷建芬一边和邢波维持着他们对彼此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一边在创作她喜爱的音乐。

值得一说的是,由于参加劳动期间她的表现非常不错,下乡几年后,她终于得到批准可以和邢波结婚。

1964年,在单位的批准和亲朋好友们的见证和祝福下,谷建芬幸福地嫁给了这个始终对他如一的男人。


婚后第二年,情比金坚的他们两人就迎来了他们的大女儿谷婴,后来又生下了小女儿谷千惠。

由于两位女儿出生的时候她还要继续参加劳动,于是女儿幼年一直都是在邢波的照顾下长大的,对于这段时间没能陪伴在女儿身边,谷建芬还自责了许久。

但后来她也想开了,毕竟当时受到环境影响,这是她难以避免的事情,她只能通过后来对女儿的补偿来弥补心中的这一份愧疚。


谷建芬在农村生活和参加劳动十多年,直到1976年,一阵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她才重新得以回到音乐这条路上发展,而此时她已经41岁。

因为那段时间一直和底层人民生活在一起,她已经深深地融进了这个集体。

重新回到乐坛后,她暗自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写出能引起群众强烈共鸣的歌,一定要把歌唱到人民的生活里去,唱到人民的心里去!”

为此她回归乐坛仅仅三年,就足足写出了上百首的歌曲,每一首都朗朗上口,深得人民的喜欢。

可她却表示自己的这些歌曲是失败的,她说:“大都雷同,缺少了创新。”


为了能在音乐上寻求突破,她一直在积极寻找机会,1980年的一天,她看到了著名作词家张枚同在报刊上刊登了新作《八十年代新一辈》。

谷建芬觉得这首词写得非常有意思,尤其是里面的“美妙的春光属于谁,属于你,属于我,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让谷建芬被触动了内心。

她立马去联系了张枚同,在得到对方的同意后,她将这首词改编成了歌曲,这首歌曲便是我们人人都会唱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这首歌曲后来推出后,立马得到了大众的喜爱,经过著名歌唱家李谷一演唱,就是每年在央视春晚唱《欢乐今宵》的那位,这首歌曲更是火遍了大奖大江南北!


凭借这首歌曲走红之后,谷建芬就好像开了挂一样,迎来了她事业上的高潮。

诸如《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的吻》、《滚滚长江东逝水》等一首又一首的经典歌曲接踵而来。

很多原本籍籍无名的歌手,还凭借演唱她的歌曲成了红极一时的人气歌手,例如一度曾为内地乐坛一姐的毛阿敏,当年就是在她的照顾下演唱了《绿叶对根的情意》这首歌而红极一时的。

后来诸如《烛光里的妈妈》等歌曲,谷建芬都交给了毛阿敏唱,在谷建芬的帮助下,毛阿敏终于慢慢成为了家喻户晓的顶级歌手。


除此之外,还有如今的歌坛大姐大那英,当年也受到谷建芬的不少恩惠,谷建芬甚至还在1997年专门为她写了一首歌,这首歌便是后来让那英在春晚舞台上大放异彩的《青青世界》。

那英也知道谷建芬对她的帮助特别大,因此后来在采访中她还特别感激地说:“我很幸运能碰上这么一位恩师。”

也正因为谷建芬捧红了毛阿敏和那英等人,以至于他们后来成名后,虽然在圈内的性子直来直往,可对于谷建芬这位老师,她们却从来不敢顶撞,更别说是骂她了。


至今为止已经创作出近千首歌曲的她谷建芬,她给我们带来的佳作真的太多太多。

从她带来的作品来看,她既能谱写温婉动人的温情歌曲,也能谱写大气磅礴的惊世佳作,几乎所有人的圈内同行都对她感到敬佩。

可很多人却并不知道,事业上顺风顺水,作为中国内地乐坛巨人之一的她,生活中却承受了太多的痛苦......


2013年,已经和丈夫邢波结婚49年的谷建芬,正在畅想着未来两年的老年生活。

结果陪伴了她大半辈子的丈夫邢波,却因为年龄太大,身体机能退化,加上心脏病越来越严重,整个健康状态和精神状态都变得越来越差。

每次看到邢波每况日下的身体,谷建芬都眼含泪水地对他说:“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相互陪伴了大半辈子,我可离不开你。”

只可惜,2015年10月,邢波还是因为心脏病恶化离开了人世。


丈夫离世的时候谷建芬已经80岁,对于丈夫的离开她特别难过,可还没等她从丈夫的离世中走出来,在丈夫离世7个月后,她的小女儿谷千惠也因为脑动脉瘤,在接受手术无效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同一年时间内,丈夫和爱女接连离世,这样的打击到底有多大可想而知。


因为此事深受打击的谷建芬,在小女儿离世后天天以泪洗面,要不是大女儿谷婴特意赶来照顾她和陪伴她,真不知道她会干出什么傻事。

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因此一度差点患上抑郁症,甚至要放弃从事了多年的音乐。

好在她从两位亲人离世的伤痛中走出来之后,再次回归了音乐。


如今已经87岁的谷建芬,依旧在为她喜爱的音乐奋斗和努力,只不过她现在已经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上一次还是在2020年的央视中秋晚会上。

她现在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创作音乐上,而且主要是以儿歌为主,她希望能让更多孩子爱上音乐。

在这里,让我们一起祝愿这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晚年生活可以过得幸福安康吧。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海南新闻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