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南新闻报  今天是 2024年04月25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预计最快10天找到马航MH370”:新研究指向未经搜索的区域,认为飞机“在精确控制下水上迫降”

2014年3月8日,马航MH370航班载有227名乘客和12名机组成员,从吉隆坡起飞前往北京途中失联,至今下落不明,失事原因也未能确定。 该事件随后引发多国在泰国湾、南海、孟加拉湾和南印度洋的大规模搜寻行动,但始终未能找到飞机。 时至今日,仍有无数的人在为寻找它而费尽心力。

研究称:

并非“自由落体”坠海,或在控制下迫降

最近的一项研究,让一个此前未被搜索的新区域浮出水面。

上月底,两名专家声称如果在该区域进行搜索,MH370航班失踪之谜可能会在“10天”内解开,呼吁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当局以及美国“海洋无限”海底勘探公司展开新一轮搜寻。

这项研究由两位专家联合完成,其中一位是让·吕克·马尔尚,曾任欧盟委员会航空项目官员和欧洲航天局研究员;另一位是帕特里克·布莱利,曾是法国空军飞行员、法航机长,拥有44年的航空经验。


图为帕特里克·布莱利,他曾是法国空军飞行员、法航机长


图为让·吕克·马尔尚,他曾任欧盟委员会航空项目官员和欧洲航天局研究员

两人近日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的专访,布莱利代表两人详细阐述了他们的研究成果和对MH370航班最终命运的新理解。他们的研究提出了一个未经搜索的坠机区域,认为飞机在“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控制下落入该区域,这与先前普遍接受的“自由落体”坠海假设不同。

布莱利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两人希望“发挥我们的技能和知识来帮助寻找到飞机,不求任何回报”,并期望新研究能推动重启对MH370的搜寻工作,最终为遇难者家属以及全球航空安全领域提供答案。

布莱利认为飞机最终在“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控制下入海。许多理论将飞机失踪归咎于机长扎哈里,布莱利也相信这一点。但他的解释与其他人不同,他认为飞机并没有以高速“死亡螺旋”的方式“自由落体”坠毁在印度洋中被称为“第七弧线”的地方,在最后下降过程中尝试了“软着陆”(受控水上迫降)进入海洋。因此,落点将南移几百公里。

第一弧线至第七弧线(Arc1-Arc7)专指MH370航班失踪事件中,通过飞机与卫星之间的距离测量,确定的7条同心圆弧。

经过计算,技术人员给出了MH370在圆弧上的大概位置。第七弧线是最后一条圆弧。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当局认为飞机消失在第七弧线附近,但无法精确确定位置。一直以来,搜索工作都集中在第七弧线附近南印度洋的一些区域。


第一至第七弧线给出了MH370大概的飞行位置

专家推测:

它可能落在断岭以南的海底高原上

马尔尚和布莱利的新研究,利用第六弧线和第七弧线计算出MH370最后阶段的飞行剖面图。通过假设最好和最坏的情况,可以找到飞机在通过第七弧线后的最远和最近飞行距离。

根据研究小组的推测,最近的落点为东经93.025°,南纬35.518°;最远的落点为东经93.039°,南纬35.875°。研究认为,之前的搜索区与残骸擦肩而过,其实只需向南几百公里打捞,就能找到残骸。


两位专家计算出两种可能的受控迫降线

布莱利解释道:“根据水下测量,我们确定撞击区的深度约为4000米,位于断岭以南。我们相信MH370的残骸就位于该区域内某种海底高原(相对平坦的高地)之上。”


图为专家新提议的搜索区域(绿色部分)

“寻找这些残骸的工作,完全取决于我们手中的技术和专用资源。”他提到了美国“海洋无限”公司的先进技术,如果使用该公司的高性能无人潜水器,这次新的搜索行动可能会大大缩短时间,预计最快10天,最长也不会超过15天。

官方理论表明,这架飞机在与空中交通管制部门进行最后一次通信后不久就进行了急转弯,飞行了几个小时,然后坠入印度洋。目前的主要理论是,飞机残骸可能位于被称为“第七弧线”区域的海底——此前该区域已被搜寻过两次。

一个假设:

飞行员全程手动控制飞机

“我们确定这片新的搜索区域,是基于一个关键的真相:MH370实现过的急转弯飞行路径和最后的机动信号显示,飞机在整个飞行过程中,直到最后一刻,都必须处于有人控制的状态。”布莱利解释道,“考虑到控制飞机的人在行动后,极力隐蔽飞机,这一点变得更加明显。”

布莱利称,MH370的最后时刻,当发动机因燃油耗尽而失效时,飞行员打开飞机的备用电源系统(大中型客机和大型直升机配置的小型燃气涡轮发动机APU)来重新控制飞机,而不是让飞机失控坠落,“他为飞机受控迫降做好了准备。”

这一行动恢复了飞机的电力供应,从而使得卫星通信系统得以重新启动。这解释了为什么MH370的卫星通信系统在飞机最终下降的时候突然重新开机激活,并自动请求重连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的卫星系统。

布莱利认为,飞行员可能试图通过这种方式,以尽可能平稳的方式降落水面,减少撞击时的破坏。布莱利相信,飞行员最后控制了一段滑翔飞行,尝试一次有意识、精确控制的水上迫降,目的是尽可能不产生任何残骸碎片,“尽量不留痕迹地沉没。”

“这一发现极大地扩展了我们的搜索范围,不再局限于以往假设的那种自由落体的结束方式。相反,它开启了一个更加广阔的领域,要求我们深入探索、挑战以往的假说。”如果这个假设是正确的,这也意味着MH370坠毁在南印度洋未经搜索的区域。

红星新闻记者查阅到,关于机长扎哈里全程手动控制的假设,有一个支持的线索:扎哈里对飞行模拟游戏有浓厚兴趣,在家中安装了模拟飞行设备。2016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恢复了事发前一个月被删除的6个数据点。其中一条飞往南印度洋的模拟路线与MH370飞行轨迹非常接近。这条航线的独特之处在于,从头到尾都是手动控制的。扎哈里自定义的路线都选择了切换自动飞行。

事件回顾:

消失的“MH370”

2014年3月8日,月夜静谧,凌晨0点42分,一架由马来西亚航空公司运营的波音777-200ER从吉隆坡向东北方向起飞。驾驶舱内坐着53岁的机长扎哈里和27岁的副驾驶法里克。机舱内有10名马来西亚空姐,她们为来自四大洲的227名乘客服务,大部分乘客是中国人。经马来西亚当局调查,乘客们均没有接受过飞行训练。


图为马航MH370的机长扎哈里(左)和副驾驶法里克

凌晨1点7分,飞行25分钟后,驾驶舱的“飞机通信寻址与报告系统”(ACARS)发出位置等信息。ACARS系统每半小时发送一次数据,下一次应该在1点37分发出。但是,1点7分是最后一组数据,ACARS系统在这期间失灵或被人为关闭。

凌晨1点19分,飞机越过马来西亚海岸线后11分钟,马来西亚空管人员用无线电说:“马来西亚370,联系胡志明120,晚安。”扎哈里回答:“晚安,马来西亚370。”这是全世界最后一次听到MH370的消息。

“这时,飞行员本应致电越南空管,但他没有按照要求做。之后,他不再与任何人联系。”布莱利说,“劫持”时机的选择很微妙——就在离开马来西亚领空之后,但在与越南空管部门建立联系之前,有一个窗口期。

凌晨1点20分31秒,MH370进入越南领空。几秒钟后,MH370就从次级雷达上消失了。凌晨1点21分,飞机上另一个可以传输位置等信息的系统——应答器被人为关闭。马来西亚政府2018年公布的报告显示,应答器关闭后,飞机在人为操作下突然急转弯,掉头折返。

马来西亚空军的初级雷达显示,MH370进入越南领空后,飞机急速左转,飞回马来半岛上空。它在槟城(机长的家乡)附近侧飞转弯,向西北方向飞过马六甲海峡,然后飞往印度洋安达曼海,在那里它从雷达上消失了。

新的可能:

卫星通信系统重新开机,或因准备控制水上迫降

“自动驾驶系统无法完成这个程度的‘急’转弯,作为副驾驶的飞行学员也做不到。”布莱利说,“这意味着当时驾驶飞机的人是老飞行员,而且他在转弯时机身倾斜角度很小,这一操作在没有外部视觉参考的夜间,是极其危险的。”

布莱利表示,“操控者的第一个‘急’转弯是为了避免进入越南防空识别区(ADIZ),如果他在没有打开应答器的情况下进入,军方将用战斗机拦截飞机。只有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才知道这一点。”

凌晨2点22分,MH370在安达曼海上空“消失”。3分钟后,国际海事卫星组织的通信网络收到飞机的登陆请求,但请求中的航班识别号“MH370”却缺失了。布莱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要擦除该ID,只能在空中手动执行。只有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才具备在飞行中快速执行这种操作的能力,同时确保飞机上所有自动消息传输的中断。对于一名刚入行的副驾驶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若非在最后时刻,卫星通讯终端激活,实现了与卫星的自动“握手”,MH370在离开马六甲海峡后的真正去向将永远成谜。此前假说普遍认为,飞机在最后时刻“自由落体”,但是忽略了“卫星通信系统重新开机”这个重要疑点。有分析认为这只是“劫机者的疏忽”,因此被认为不值一提。但新研究不同于传统假说,提出了新的可能:飞行员为了准备控制水上迫降,打开了飞机的备用电源系统,这导致了卫星通信系统的重新开机。这是对这一疑点的首个有实质内容的回答。

关于这架飞机的最后落点,众说纷纭。MH370的命运仍然是航空业最大的谜团之一。“我们的发现能够回答失踪事件提出的所有问题。但在发现残骸之前,我们重建的飞行轨迹仍然只是一个假设。”布莱利说,“但如果我们不去尝试解释这些异常转向,那么谜团永远无法被解开。”


重建的MH370飞行路径

红星新闻记者 邓纾怡

编辑 彭疆 责编 邓旆光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海南新闻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